摩登先生网

本站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如违反国家法律请联系我们底部客服删除

主页 > 健康 > 正文

丹麦艾滋治愈15人,治愈艾滋病的方法将要出现!(5)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9-14 17:01:32



很多新的艾滋研究都建立在Siliciano夫妻关于艾滋病毒隐藏在宿主细胞的基础发现之上。通过使用一些有效的化学物,他们能将艾滋病毒从它们在记忆T细胞的隐藏之处提取出来,以此评估病毒在体内的扩散程度,并开始对它们可能分布到的其它身体部位进行标记绘制。

这两个案例证实了研究人员在攻击潜伏性感染上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提供了一个“概念性”的验证:人体内潜伏的艾滋病毒或许是可以去除的。去除方法可能充满风险且具有毒性,但这仅仅是概念性的验证。
尽管研究人员沮丧意识到这种药物疗法本身不是能够治愈艾滋的良方,但他们最近发现的三个不同寻常案例令人鼓舞,让他们继续坚持寻找治愈艾滋的方法。

第一个案例为Timothy Ray Brown

作为首例且唯一一名艾滋病痊愈者,Brown被称为“柏林市病人”。2006年,在他发现自己患有艾滋病之后十多年之后,他被确诊患有一个同艾滋病毫不相干的疾病——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这是一种骨髓癌。在接受初期治疗之后,白血病再次复发。Brown需要进行骨髓移植。他的血液专科医生Gero Huetter提出了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建议,他们使用了一名无法产生CCR5蛋白质(CCR5蛋白质为艾滋病毒进入辅助T细胞的途径)基因突变的捐赠者的骨髓。2007年2月7日,Brown接受了骨髓移植。一年后,他做了第二次移植手术,到2009年,通过对Brown的活组织检查发现,病毒毫无踪迹,他的T细胞数目也回到了正常水平。 摩登男士网:www.mrmodern.com
Brown最终得到治愈可谓惊世奇迹,但是难以复制,他的医生用放疗和化疗两次摧毁了他自身的血细胞,并通过移植干细胞两次重建了他的免疫系统。这种

做法危险性极高,花费也极为昂贵。研究人员想知道他们是否能够创造一种缩减版的治疗方案。第二个案例:两位接受HAART治疗的艾滋病患者因为患上淋巴癌而接受骨髓移植
2013年,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的医生们汇报了一项研究的成果,这两位与Brown不同,其骨髓捐献者并没有产生CCR5变异,接受的化疗强度和密度不及后者。接受移植之后,他们暂停了几年HAART治疗,虽然在长达数月的时间内没有检测到艾滋病毒,但最终病毒还是重新出现在他们体内。

第三个案例:“密西西比婴儿”

2013年7月,第三个案例的结果也出来了。2010年,一位患有艾滋病却没有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母亲生下了一名人称“密西西比婴儿”的女婴,婴儿血液中带有艾滋病毒。出生之后三十小时,这名新生儿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数周内,其体内的病毒数目降低至可检测水平以下。婴儿十八个月时,未能遵守医嘱,中断了治疗。长达两年的时间中,女婴的血液中没有发现病毒的踪迹,研究人员推测,那次早期的HAART治疗或许阻止了病毒形成休眠存储池。然而,在女婴停药27个月后,她的体内被检测出携带病毒。尽管研究人员觉得早期干预能够暂时驱逐艾滋病毒,但她还是没能得到治愈。 摩登男士网:www.mrmodern.com

8月,Janet和Robert Siliciano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关于布里格姆男患者和密西西比婴儿的文章,提到这两个案例证实了研究人员在攻击潜伏性感染上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柏林病人则是一个更引人瞩目的案例。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Karl Salzwedel告诉我,在Timothy Brown案例出现之前,“我们尚不清楚如何才能够去除最后一丁点残存病毒”。Brown的案例提供了一个“概念性的验证:人体内潜伏的艾滋病毒或许是可以去除的。去除方法可能充满风险且具有毒性,但这仅仅是概念性的验证。”

美国致力于寻找艾滋病治愈方法的最新主力是Martin Delaney合作实验室,该实验室由(美国)全国卫生研究所(N.I.H.)资助,于2011年启动,它联合了多个临床实验室、研究实验室和制药公司。在所有各方支持和开放交流的前提下,联邦政府对实验室头五年的资助额设定在7000万美元。Salzwedel 告诉我N.I.H.为三项应用进行资助。“每一项都在采取不同的互补方式,试图开发出一种能够根除艾滋病的战略,”他说道:增强病人的免疫系统,操纵CCR5基因,并破坏病毒存蓄池本身。它们代表着对Siliciano理论和从Timothy Brown案例获得经验所作出的不同反应。

(原文链接:http://www.mrmodern.com/meirongjiankang/jiankang/8026.html,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