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先生网

本站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如违反国家法律请联系我们底部客服删除

主页 > 健康 > 正文

丹麦艾滋治愈15人,治愈艾滋病的方法将要出现!(2)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09-14 17:01:32



他患上的这种罕见肺炎在东西海岸都出现过。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免疫专家Michael Gottlieb对其中一些病人的血样进行了分析,并做出了一项重大发现——这些病人几乎丧失了他们所有的辅助T细胞,而这些细胞能够保护人体免遭感染和癌症的侵袭。1981年6月,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在其《发病率和死亡率周报(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发表了Gottlieb的发现。同年七月,纽约大学的Alvin
Friedman-Kien博士在报告中提到,纽约和加州有26名男同性恋者被确诊患有卡波西肉瘤——一种淋巴管及血管癌。该现象也很奇怪,因为通常只有东欧犹太人种或者地中海后裔群族的老年男性才会感染卡波西肉瘤。
我曾负责看护这些卡波西肉瘤患者。当时我只是最初级的职员,不具备肿瘤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没有哪个资深教员愿意接受这种工作。我的首个病例是一个住在西洛杉矶的隐蔽同性恋者,绰号为Bud,是一名中年消防队员。就在他入院后没多久,他的腿上开始长出如成熟樱桃般的增生组织,接着扩散到躯干、脸上,甚至嘴里。尽管按照晚期卡波西肉瘤的治疗标准,他接受了高强度化疗,但肿瘤还是继续生长,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和容貌,并在一年内夺走了他的生命。截至1982年,医院中开始出现患有各种恶性淋巴瘤的癌症患者。化疗对他们同样未能起到帮助作用。因免疫系统遭受破坏,病人死于各种疾病。我所有的病人都遭受着一个同样的机体紊乱,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同年将这种病症命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也就是艾滋病。当时,科学家们尚不知道这种疾病的成因。 摩登男士网:www.mrmodern.com

次年,两个研究小组——由Luc Montagnier和Francoise Barré-Sinoussi带队的巴黎巴斯德研究所,以及由Robert Gallo领导的马里兰州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几篇文章,描述了在艾滋病人的淋巴结和血细胞中发现的一种新逆转录酶病毒。逆转录酶病毒以一种恶性方式进行繁殖方式:它会永久性地将自己基因中的DNA插入到宿主细胞的细胞核中,为了自身的延续而劫持细胞的机制。当逆转录酶病毒发生突变时(它们通常也会发生突变),人体或疫苗很难盯住并消灭它们,因此它们会不断繁衍。人们曾普遍认为逆转录酶病毒疾病无法治愈。1986年5月,在对这一发现到底应该归功于谁进行了大量争论之后(最终法国团队因此荣获了2008年的诺贝尔奖),国际科学委员会最终将此病毒命名为H.I.V.,即人体免疫缺损病毒。截至当年年底,在近两万九千名确诊患有艾滋病的美国人中,约两万五千人死亡。

自那时起,艾滋病变成了一种可以治疗的病症,这也是现代医学在对疾病抗争中的伟大胜利之一。1987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了一个艾滋病患者使用的药物AZT,它曾是一款流产的癌症药品。起初,这种药物十分昂贵,而且处方剂量很大,后来还被证实具有一定毒性,因此引起了同性恋团体的反对。但AZT能够在病毒形成时潜入其DNA中,后来人们减少了它的使用剂量。目前,科学家们已经开发出三十多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可阻止艾滋病毒在辅助T细胞中繁殖。

(摘自摩登先生网:MrModern.Com)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出现了一种联合用药疗法——“鸡尾酒”疗法

它借鉴了肿瘤学家对治疗癌症采用的治疗方式。同艾滋病毒粒子一样,癌细胞能够迅速变异,逃脱单一靶向药物的追踪。一些著名的研究人员,比如来自位于纽约的Aaron Diamond艾滋病研究中心的David Ho将治疗方案——HAART,也被称为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投入到临床试验中。我将这种“鸡尾酒”给我的一位病人David Sanford服用,疗程开始不到一个月他就退烧了,感染症状消失了,精神和体重也开始恢复。他血液中的艾滋病毒几近清除,而且没有复发的迹象。随后,Sanford在一篇普利策奖获奖文章中写到,“或许我被卡车撞死的几率甚至高于死于艾滋病的几率。”现在美国大多数艾滋病患者的生存状态应验了这句话。在过去的五年中,我所照顾的众多艾滋病患者中没有一人死于这种疾病。

(原文链接:http://www.mrmodern.com/meirongjiankang/jiankang/8026.html,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