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先生网

本站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如违反国家法律请联系我们底部客服删除

主页 > 历史 > 正文

纳粹焚烧犹太妇女尸体照片,假如纳粹打赢了二战世界会怎样?(4)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5-12-09 16:55:52


 
不过到了20世纪初,伴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成果的扩散,枢纽地带迎来了复兴:那里的巨量人口和战略资源可能被某种集权体制组织起来,以创造出惊人的生产力。蓬勃发展的铁路网不仅为枢纽地带强国提供了动员资源的工具,而且就像过去的马和骆驼一样,可以成为进攻性的机动载具。当枢纽地带完全控制了欧亚大陆、并开始建设远洋舰队时,“一个世界帝国就在望了”。
 
归根到底,第二次工业革命改变了海洋和大陆之间的力量对比:当技术取代贸易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最强动力之后,那些在资源和人口方面具备突出优势的陆上强国,自然也就比依赖贸易的海上强国能积累起更多的财富;铁路网的扩张则在颠覆海洋交通的便利性的同时,为陆上强国准备了对外侵略的通道。如果说当麦金德在1904年提出“枢纽地带论”时,他所担忧的还是俄国可能破坏欧亚大陆的均势;那么在经历了四年残酷的大战之后,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真正具备雄厚的技术基础、且不满足于既有国际地位的乃是德国。
 
于是,麦金德在《民主的理想与现实》中对他十五年前的观点作了修正,将“枢纽地带”的范围进一步扩大,称之为“心脏地带”(The Heartland)。向南延伸的部分包含了中亚的山地和中国的新疆、西藏,海上力量对这一地区的政治变动很难做有效干预;向西扩展的部分则容纳了整个黑海及波罗的海沿岸,当陆上国家足够强大时,这两片海域实际上只是封闭的内水。尤其值得重视的是易北河与亚得里亚海之间的东欧——这里拥有成就一等强国所必需的劳动力、工矿资源和耕地,却又处在德奥俄三大帝国的交界处,内部涣散分裂,极易被一个大国征服,而这个大国必将成为欧亚大陆(世界岛)霸权的最有力争夺者。 (摘自摩登先生网:MrModern.Com)

假如纳粹获胜,世界版图会怎样?
 
《民主的理想与现实》将“枢纽地带”的范围扩展到了东欧,称之为“心脏地带”,并暗示德国极有可能成为新的欧洲霸权觊觎者。这一理论随后得到了豪斯霍费尔的重视和接纳。
 
然而在1919年时,只有战败者听得进这样的教诲:卡尔•豪斯霍费尔(Karl Haushofer)刚刚以少将军衔从帝国陆军中退役,并在慕尼黑大学谋得一份教职。这位50岁的前军人知识渊博、学养深厚,在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里占据了好几个页码。从1911年起,他就致力于地缘政治学(Geopolitik)研究。这涉及到一项奇特的误解——今天中文语境中所谓的“地缘政治学”,本质上是麦金德开创的英美地理政治学(Geopolitics);它承认技术环境的变化会导致地理态势之政治潜力的沉浮,并认为在不主动变更国界的前提下,仍有可能通过外交手段调控海陆之间的权势分布。
 
而原初意义上的Geopolitik却是一个混合了战略地理学、德意志民族主义以及伪达尔文主义的“纯日耳曼”概念,它的基础假设包括:一个国家占据的地理空间(Raum)不是由现存的国界所决定,而是与其民族天性以及在世界历史中担负的“使命”有关。正如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民族天性决定了他们将向海洋发展,从德国这块“无水之地”发迹的条顿人注定要成为欧亚大陆的主宰者。但德意志民族在当下尚未获得足够的“生存空间”(Lebensraum)——只有在实现了经济(尤其是粮食和战略性原材料)的完全自给、人口的最大限度增长,国家才有能力践行其在世界历史中的使命——唯一的选择是驱逐那些“不配”占据其疆域的劣等民族,为日耳曼人取得大空间(Großraum),如此才合乎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而麦金德的小册子,恰好给豪斯霍费尔提供了一种现成的参照:大空间必须扩展到那一界限,才能确保最低限度的“生存空间”。

(原文链接:http://www.mrmodern.com/lishi/9460.html,转载请注明)